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2328-43496186/

正文 第1666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2)
    杀……杀了……束乾坤瞠目结舌。

    “这,算灭口?”楚风月虽也心惊,表面却气定神闲。

    “她被徐辕抓过,有可能变节,被宋军反用。不得不防。?#34987;?#25524;看都不看那女人尸体。

    “她?可不是被徐辕抓到你床上去的。黄掴,或许你早就发现她身形像我,故而想到了这出鱼目混珠,这才接受了她的投送怀抱?然而,为何将我蒙在鼓里?你明知?#20063;?#26159;不通情达理之人!若你借此机会误导红袄寨、等着看他们和徐辕一拍两散,那也是?#39029;?#39118;月的意愿,我愿与你通力合作——真要那般齐心,这一仗也不至于惨败。”沾了曹王府干公主的光,再加上这两年在?#20309;?#31561;地累积的战绩,楚风月虽官职和资历较低,话语权却常常比黄掴还高。

    束乾坤一方面高兴楚风月终于忍无可忍据理力争,一方面也跟着楚风月一起扼腕叹息:师妹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黄掴和师妹能够同心协力,此番发生在蒙阴的局中局,外面还会再套一个更大的局,把徐辕的虚而实之和实而虚之都算进去……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徐辕现在输得连裤衩都没了啊!

    “我将你瞒着,是因为就算你识大体、肯吃亏,也不可能不关注冒名顶替你的她。你若知情,桓端、乾坤就都知情,多一个人知晓,多一?#33267;?#38706;破绽或引发波折的可能。?#34987;?#25524;冷静地说,他之所以利用楚风月冒险却还不给她知道,是用心良苦、希望此局能万无一失。

    “真的只是为了计划完整,就没有一点取代我的私心?”楚风月冷笑,指起血泊里?#27604;?#30340;花之魅,“其实,不管你一开始是不是逢场作戏,这贱婢后来真成了你心尖上的人,是也不是?你要扶她上位,设计将我挤下,是也不是?”

    “胡扯什么!她取代得了你?!?#34987;?#25524;痛心疾首,鲜有的?#25104;?#27867;红,稍顷,才?#25351;此?#26085;淡定,“你也看见了,我杀这女人眼都不眨,犯不着为了她……”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东窗?#36335;ⅲ?#20320;自要弃车保帅!你虽爱她,你自己却比她更重要!”楚风月认定了他是灭口,余愤还在,冷厉打断。

    “黄掴,原来如此……”束乾坤如梦初醒。适才“权位”二字?#26432;?#20102;束乾坤的心,险些教他忘了花之魅也是为了权位,怪不得刚刚师妹抽花之魅时屡屡提起“栽赃?#20445;?#20182;看师妹打那么凶还以为师妹是在意“花之魅故意上黄掴的床来栽赃我,以期离间徐辕?#20445;?#36824;蹊?#38382;?#22969;怎么这么大胆、在金营里都敢强调她舍不得徐辕,而?#23548;?#19978;,师妹之所以不介意大声嚷嚷,是想对将士们澄清“花之魅故意扔佩饰来坑害我,以期取代我”啊……

    这些年束乾坤一?#34987;?#22312;师弟师妹们的光环下,平日里尽可能地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今次为?#23435;?#25252;师弟师妹倒也能挺身而出讨公道,但他以他俩马首是瞻惯了、凡事又总会漏想一层,好在,到底也是身经百战,被楚风月一点就通:“我就?#30340;兀?#24590;么会有舆论说我师妹六月十九去摩天岭私会徐辕落了个佩饰在那,原来是你黄掴?#27809;?#20043;魅去做的!目的就是便宜那女人上位!”

    “束乾坤,你少借题发挥!?#34987;?#25524;被他俩你一句我一句,出于修养,始终克制。

    “那我倒要问你了,黄掴,你此番的计中计,从部署到实施都精妙无比,然而却在收尾阶段漏?#31383;?#20986;,你的合作者堪称算无遗策,难道连计策成功后徐辕会狗急跳墙、跳出局外、以攻代守都算不到?”楚风月不依不饶。

    “真的料不到。一则,我们以为海上升明月会当场崩溃,二则,以为徐辕必然挫败,三则,不曾预见当场崩溃的是控弦庄……你二人就在当场都对徐辕低?#28291;?#25105;们自然更加小觑了徐辕的心态和能力,以及,料不到暗处还躲了个惊鲵。”顿了一顿,黄掴望着冷冷审视着他、一直没说话的楚风月,补充道,“暗战?#24418;?#32467;束,请恕我,不能向你透露这个‘我们’里的对方是谁。”

    “好,我也不问。”楚风月自然不介意,不紧不慢踱到黄掴身后,继续?#39280;觶?#23601;算你们认为计划完美、必胜,凭你黄掴的处事风格,?#20063;?#30456;信你会不做预案。”蓦地转身,一刀出鞘,直袭黄掴?#26412;保?#40644;掴始料未及,根本不及躲闪,束手就擒。得手一霎,楚风月眼眸中俱是杀机,语气也变得凶狠百倍,“只有一种可能,你黄掴的预案就是完美的,你是故意在暗战胜利之后,将?#39029;?#39118;月留给徐辕泄愤!”

    束乾坤怒气瞬然被点燃:“黄掴,好一招卸磨杀驴、一箭双雕!我们诸事不问,不是为了给你机会作奸犯科的!”这几日,束乾坤一直担心黄掴对他们疏远,?#19978;?#22312;一想,会不会被楚风月说中了,黄掴是自己心里有鬼?黄掴果然被花之魅?#28982;?#24471;神魂颠倒,胆子大了敢算计楚风月!

    “束乾坤,你猪脑子再不动就锈了!?#34987;?#25524;不曾再将毒蝎刀出鞘,呵斥过束乾坤之后,一如既往地带着上级特有的恨铁不成钢,面对着楚风月的疑似兵变都镇定自若,“没错,我是有预案,预案你楚风月一个人打徐辕都够了!即便在不知暗战的情况下,?#38405;?#26970;风月的聪明才智,只要正常发挥,应变一个没有军师的徐辕绰绰有余!可是事实告诉我,我一而再再而三给你机会磨练你,你都仍然发挥失常、难堪大任。你自己想想自从遇见徐辕之后你可有胜过一场?如今我更加确信?#20063;桓?#35785;你内情是对的。若告诉你,我这一战想借落远空之死害徐辕身败名裂,你楚风月更加不能狠下心肠双管齐下将他置于死地!”

    楚风月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不像是适才那般生气,反倒像是被?#26519;?#20102;心思:“黄掴,你竟这般不信任我!可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我也矛盾,也想赌一次!结果,你真教我失望!?#34987;?#25524;一副挖心掏肺的样子。

    束乾坤眼看楚风月杀机明显少得多,猜出她适才暴怒只是故意试探黄掴,现在黄掴临危的表现是发自真心,他果然没有为了给花之魅争权就坑害她,这一仗只是败在他和她的上下猜疑罢了。

    “黄掴,用我去接近徐辕是你提议,真接近了,你又怀疑我!”楚风月难忍痛苦。

    “那时又怎知你忘不掉他!又怎知两年过去了,他还是你心尖上的人??#34987;?#25524;冷笑。

    “你说什么?!”楚风月?#25104;?#21095;变。

    “否则六月十九会败?!?#34987;?#25524;恨恨说,“那晚,多好的覆灭红袄寨机会!”

    楚风月嘴?#32039;?#21160;,想问什么,却始终没出口。

    “好。今日我们都知,你从六月十九之后就开始不信任风月,那你在听她?#30340;?#26202;与我苟且?#26412;?#21487;直接质疑!没必要放?#25105;?#34385;?#20004;?#26102;今日。为?#25991;?#24515;怀疑、表面却要接受她和我的说辞,黄掴,你的目的何在?”这时,不经意间另一个声音从帐外升起。
【网站地图】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3d开奖结果专业走势图带连线 刀剑2新人赚钱方法 各地麻将app 浙江飞鱼 大小玩法秘诀 重庆时时真的假的 快三怎么玩法介绍 365提款为什么要审核 广东快乐10分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 杭州边锋靠啥赚钱 攒劲甘肃麻将app下架 内蒙快三第一把会出什么 河北20选5 竞彩比分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