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4163-40654272/

第4740章 閣內交鋒
    這三人并非是什么主導存在,而是站在那里宛如侍衛一般的各自環抱著一柄劍,但那劍卻不是屬于他們自己,其上散發著的氣息,明顯是凌駕于三人之上的。

    “劍侍!”

    “三尊道皇大圓滿級的劍侍!”

    瞳孔一縮,朱天篷內心駭然的同時,目光卻也下意識的朝著三名劍侍前端的區域望去,可以看到一名穿著黑色緊身衣服的男子坐在那里,肩膀上披著一件紫色的絨毛大衣,一手抓著一壺酒自顧自的在那里喝著,看上去姿態可謂強勢!

    “此人不簡單!”

    下意識的一緊拳頭,朱天篷能夠從后者身上感覺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劍之韻味,就好似二王相見有爭斗之心一般,雖然還不認識此人卻也已經有種遇到對手的錯覺。

    “獨孤求敗!”

    這時,大廳之內的獨孤求劍率先反應過來,口中呼喊一聲之后,目光卻也是聚集在了朱天篷身上道“諸位就是你所說的貴客?”

    “不過為何我怎么看這位公子都并非有貴客的模樣?”

    的確!

    相對于那男子的巨大排場,僅僅是孤身一人的朱天篷明顯有些勢單力薄。

    不過朱天篷卻也不在意什么,他很清楚自己此番的目的是什么,不待身旁的獨孤求敗開口回答什么,直接就邁步上去道;“這位就是獨孤求劍少族長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朱天篷,妖庭的妖帝子!”

    妖帝子!

    瞳孔一縮,獨孤求劍內心的一絲輕蔑頓時消失不見,深深看了朱天篷一眼之后,突然哈哈一笑道;“原來是天篷帝子,當真是貴客臨門啊!”

    “不知天篷帝子此番找我所為何事?”

    裝糊涂?

    撇了獨孤求劍一眼,朱天篷那里不知道后者此刻是什么心思,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眼坐著那里的男子一眼,略微沉吟之后,也不廢話什么道“少族長高見,此番來此地我的確是有事兒相求!”

    “聽聞獨孤家掌握著不少的地元石符,且量大到自家根本用不完,不知道少族長可否愿意出售一部分給我?”

    此話一出,包廂之內頓時陷入死寂。

    不為別的,朱天篷直接就將事情挑明,這著實是出人意料的,哪怕是獨孤求劍也沒想到后者居然如此直接。

    如果僅僅是雙方在場也就罷了,可現在還有第三方的人在,且那男子可是比朱天篷更早來的,他如果答應的話,那……

    果不其然,甚至都還不待獨孤求劍開口,那男子身后的三名劍侍就忍不住了,目光怒視著朱天篷道“你這人怎么會!”

    “不懂先來后到嗎?”

    “妖帝子,好大的名頭,你真當我等不存在嗎?”

    “……”

    對此,那男子絲毫沒有阻止什么的意思,自顧自的在那里喝著酒,姿態可謂高傲至極。

    反之,朱天篷的眼睛也是瞇起來了。

    他前來求取地元石符的確是需要給予一定的面子,卻也不代表著他可以被人隨意的挑釁,哪怕是三尊道皇大圓滿也不行。

    心念一動,朱天篷抬起頭看向三大劍侍所在區域,帝眸開啟間鏡花水月隨之發動,口中冷哼道“呱噪!”

    呃——

    話語之聲戛然而止,那三尊劍侍的瞳孔渙散,直接就被拉入到了鏡花水月的幻境之內,跟不給其任何一絲一毫的機會出來。

    “這……”

    這一幕,頓時讓獨孤求劍和獨孤求敗都是瞳孔一縮,眼底露出駭然和驚訝之色。

    不為別的,因為他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雙方之間修為的差距,朱天篷僅僅是半步道皇罷了,居然僅僅是一個眼神就瞬間鎮壓了三尊道皇大圓滿的劍侍,這簡直就是鬼神手段讓人難以置信。

    一時間,獨孤求劍眼底精光一閃,看向朱天篷的目光卻也多了一絲的認可和尊敬。

    強者才有話語權!

    朱天篷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他們,他是擁有著讓人尊重的實力的。

    “啪~”

    就在此時,打響指的聲音響徹。

    伴隨著一股詭異的波動升騰間,那三名被朱天篷拉入鏡花水月幻境之中的劍侍頓時身軀一顫,直接就從幻境之內回過神來,一個個下意識后退間,似乎遇到了什么恐懼的事情。

    不過很快的,三名劍侍就隨之回過神來,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頭怒視朱天篷,身上威勢迸發間,咬牙切齒道;“混賬!”

    “你找死!”

    “該死的家伙,你……”

    說話間,那三名劍侍就是一副要動手的架勢,哪怕是獨孤求劍這位東道主卻也不敢有任何的造次和阻止。

    反之,朱天篷此刻的神色卻是極其的淡然,隨意撇了三人一眼之后道“怎么,你們要戰?”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上吧,本帝沒空跟你們浪費時間!”

    此話一出,頓時激怒了那三名劍侍。

    之前雖然被拉入幻境出了丑,但是他們卻也明白一點,那就是導致這一切的是因為他們小瞧了朱天篷,更是因為后者的突然襲擊,此番朱天篷居然還這般一副明顯不將他們放在眼里的架勢,豈他們能夠容忍的?

    一瞬間,三人身上殺氣隨之迸發,一步踏出就要動手。

    “住手!”

    千鈞一發之際,那坐著那里的男子開口阻止了三名劍侍的蠢蠢欲動,緩緩從座位上站起身,足足兩米的身高傲視一切,一雙冷眸掃過三名劍侍道;“滾出去,自己接受懲罰!”

    “是!”

    答應一聲,那剛剛還殺氣騰騰的三名劍侍此刻宛如打了霜的茄子,不甘的看了朱天篷一眼之后,隨即對著那男子抱拳一禮,隨即才轉身朝著包廂之外走去。

    待三名劍侍離開,那男子的目光才隨之聚集在了朱天篷的身上,上下打量了片刻之后,嘴角微微上揚道;“朱天篷,你很好,很不錯,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你是修劍的吧?從你的身上我感覺到了不弱的劍道境界!”

    “不過作為一名劍修,你身上居然連佩劍都沒有,當真是我等劍修的恥辱,我問你,何為劍!”
【網站地圖】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捕鱼大师疯狂版安卓 贵州11选5开奖直 今日股票开盘价 微乐长春麻将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表图 澳洲快乐8开奖走势图 网络兼职赚钱平台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22选5黑龙江福彩开奖号 能赚微信红包的麻将 电玩城捕鱼游戏 九游棋牌游戏? 新疆时时彩交流群 000286股票行情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 有多少个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