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26790;蕎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589-43496197/

第七百七十三章 死去元知万事空(二十三)
    杜维桢担心仇嘉良会因为等得不耐烦伤害杜月妍,便?#25285;骸?#20320;放心,我现在就去写一封信催一催苏明。”

    仇嘉良哼了一声,“那边快一点,再拖下去我就怀疑你们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着我,难保会因为冲动做出什么事情,所以还请你们好好考虑。”

    “你放心吧。”杜维桢肃着脸?#25285;?#25105;想要看一下妍儿,不知道你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行!”仇嘉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你们在我这里是一点信用都没有,不知道骗过我多少次了,觉?#26790;一?#20250;这么轻易地上当受骗吗?不可能了,还是等苏明到了,到时候我把公主送回去,你们想看多久不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孟浮生表情严肃,眼神还有点怀疑,“人在你们那里,我们又不是说接过来,只是想要过去看看而已,你这么大反应,难不成又拿冒牌货欺骗我们?你?#30340;?#23545;我们没有信任,难不成我们?#38405;?#21448;有信任了?你要知道,你骗我们的?#38382;?#20063;不少啊。再说了,我们之间是公平交易吧,你想要见到苏明,我们想要救妍儿,你现在难不成是把你摆在我们的上面?公平交易,我们必须见过妍儿。”

    仇嘉?#21152;行?#24868;愤,“穆生云还说什么他的小师弟就是嘴笨,现在一看,伶牙俐齿,看来你们流云山庄都是油嘴滑舌之人。”

    孟浮生自岿然不动,对他的讽刺也毫无反映应,反倒是当成了一句夸赞,拱手道一声:“谬赞。”

    仇嘉良看着杜维桢写了一封催促的信件后,终于大发慈悲同意他们去看望杜月妍。

    只是苏明现在已经上路了,所以这封信直接到了苏家,还落到了苏老夫人手里,又让她想到了自家小儿子的事情,可是罪魁祸首不在身边,她便把怒气宣泄在还在家的苏老爷子和苏大哥身上,这两天他们两人可谓是过得苦不?#25226;浴?br />
    两父子偶尔忙里偷闲一起喝杯茶,看向对方,眼里都是同情。

    “爹,你太苦了。”

    “臭小子,你也很苦啊。”

    同?#20445;?#20182;们心里?#21152;?#19968;个呼唤——苏明,你丫得给老子快点回来,安安全全回来,不然他们肯定会被当成靶子继续攻击的!

    唉,做一位好丈夫真难,做一个孝子也不简单啊。人活着真累。

    仇嘉良确实是允许了杜维桢和孟浮生去看望杜月妍,只是并不让他们接触,而是一个在屋外,一个在屋内,中间还有人守着,仇嘉良亲自看着杜月妍,做好了外面的人一旦有什么动作,就能迅速把杜月妍握在手里当作威胁,以达到制衡他们两个人的目的。

    但是为了杜月妍的安危着想,他们两个人确实是没有什么想要冒?#31449;?#20154;的想法,就这么不远不近地看着,简单地做一些交谈已经是极好的了。

    在这个期间,通过算不上长期也算不得亲近的相处,孟浮生和杜维桢两人却通过简单的交谈和她的言行举止,更加确定了那个人就是真正的杜月妍,是醒过来的杜月妍,而不是仇嘉?#22025;?#20102;欺骗他们找来的冒牌货!

    他们两个人自然是开心的,只是在外面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当他们?#30475;?#21435;见到杜月妍,在简单的谈话中得到更多的消息?#20445;?#26080;论心中如何狂喜,他们表面依然波澜不惊,这样才能不至于陷入特别被动的处境。

    几天后,苏明终于来到了他们约好的地方,只是刚到就遭受到了一波袭击。对方带着面具,领头的人赫然就是仇嘉良。

    仇嘉良得意得走了出来,“你终于来了,?#19968;?#20197;为你当缩头乌龟,怕死怕到连你们皇上的话都不听了呢。”

    苏明戒备地盯着他,也早早把武器拿了出来,冷笑道:“我不是不是缩头乌龟不知道,但是你肯定是!对付不了我们苏府,连偷?#24471;?#25720;也不行,只会躲在一个女人背后,那女?#35828;?#25377;箭牌,呵,你?#25285;?#20320;不是缩头乌龟你是什么?”

    仇嘉良被戳痛了心思,恼羞成怒,一声令下,“你给老子闭嘴!去死吧!”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冒出来一拨人。而这波人,便是杜维桢的人了,他担心苏明来的时候,仇嘉良会在外面设下埋伏,便让人早早在这里等着保护他。

    等了几天了终于把人等来了,而?#20197;?#26009;得的?#35775;揮写恚?#20167;嘉良的?#35775;?#26377;安什么好心,这不人刚到就被袭击了,说不上早就有所埋伏谁相信?

    仇嘉良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脸骂起来:“我就知道你们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心肠狠毒,跟狐狸似得狡猾的很!”

    苏明直接被他气笑了,他虽然嘴笨不会说什么好话,但是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难不成还不会骂脏话吗?

    “你这个没脸没皮的贱人竟然还好意思?#25285;?#35201;不是你拿公主做威胁,皇上怎么会听你的话!再者说了,明明是你?#27809;?#19978;把我叫过来了,结果还在外面设埋伏,你还算是人吗?”

    仇嘉良更怒了,大吼:“你去死吧!”

    在这个时候,杜维桢和孟浮生也得到了苏明来了的消息,可是还不等高兴,他们又听说仇嘉良早早在城门外设下埋伏,现在正在和他的人打在一起的消息,急急忙忙赶了过去。

    孟浮生和杜维桢到的时候,两方还在打得难分难舍。

    孟浮生一看仇嘉良就怒不可遏,“我们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信守?#20449;?#20043;人!说好的我们把人叫过来,你却在城门口设下埋伏,要不是我们早就猜到你的计划,让人在这里等着,爬似还没有等反应过来人就直接被你们杀了!”

    因为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要牺牲苏明,所以赶过去后第一时间先保护了苏明,都怒目看着仇嘉良。

    仇嘉?#22025;?#21487;奈何只能停了手,黑着脸冷嘲热讽:“这不?#24471;?#20320;们本来也没有信任过我吗?#32771;?#28982;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人,那何必装模作样,呵,你们这些自喻正派人的面?#31354;?#26159;令人恶心。”
【网站地图】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彩名堂计划软件好用吗 江西11选5在线计划 领先团队是怎么赚钱的 竞彩足球比分 三分彩计划软件 新浪体育国内 老虎机单机下载安装 内蒙古时时走势带线图 pk10规律走势分析预测 北京pk10免费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app官方 移动积分差怎么赚钱 雪缘园mlb棒球比分直播 双色基本球走势 下载大玩家彩票app nba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