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498-43496193/

第852章:终究还是委屈了你
    只有良妃一个人正坐高堂。

    乾帝没有来。

    只是送来了些赏赐。

    ?#36824;?#24917;至纯早已是见怪?#36824;?#20102;。

    只是……委屈了霍筱雅。

    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拜过堂之后,丫鬟就奉上了茶水。

    要霍筱雅给良妃敬茶的意思。

    慕至纯还怕她看不见,拉着她的手去碰到茶盏。

    霍筱雅当即就明白了了。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那么发懵。

    霍筱雅端着茶盏,给良妃跪拜,“母……母妃请喝茶。”

    慕至纯既然?#30446;?#21483;她娘做母亲。

    她自然也要懂得知恩图报,?#30446;?#38543;了慕至纯的称呼。

    “好…”良妃何尝不是很欣慰,喝了儿?#26412;?#30340;茶之后,良妃亲手将霍筱雅给扶了起来,并且从手腕上取下一个镯子,“母妃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给你,往后你就是我的儿媳了,以后阿纯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母妃,母妃帮你教训他。”

    镯子也经过良妃的手,戴在了霍筱雅的手腕子上。

    然后又听见慕至纯轻笑的声音在耳边说,“这是母妃的陪嫁,虽?#36824;?#37325;,但也是母妃的一番心意,雅儿你莫要嫌弃。”

    霍筱雅垂眸,她虽看不清慕至纯和良妃的?#24120;?#20294;是却能看清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镯子。

    通透翠绿,很好看的镯子。

    还是良妃的陪嫁,她怎会嫌弃呢?

    “阿纯,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你不用对我说话这?#32431;推?#30340;,我们是一家人。”红盖头下,霍筱雅的声音很轻然。

    她叫他,阿纯。

    她说,他们是夫妻了,是一家人。

    既然已经成亲了,就莫在说什么嫌弃不嫌弃的话了。

    听着有些见外,且,慕至纯不是高攀她,他没必要降低自己来取悦她的。

    夫妻之间,应该?#38477;?#30340;。

    慕至纯笑了,她的话,像是冬日里的暖阳,暖到了他心窝子里。

    良妃也是满脸欣慰,看来阿纯娶她,没娶错。

    慕至纯温柔的握起霍筱雅微凉的双手,捂在自己?#20013;模?#23064;子,你知道吗?我不想让你受丝毫的委屈,可是今日我们成亲,便就委屈了你,我们……没有宾客,?#36865;?#24220;里也是冷冷清清的,空有这一座府邸,却给不了你什么,娘子,终究还是委屈了你。”

    连一个风风光光的大婚都不能给她。

    终究,是委屈了她。

    不难听出慕至纯语气中的自责。

    霍筱雅闻言,隔着红盖头隐隐瞧了一眼,从进?#25856;保?#22905;就发觉了府里的冷清。

    但委屈,谈不上。

    红盖头下,她勾?#38477;潰?#25105;刚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了,不用跟我这?#32431;推?#30340;,况且只有我们两个也没什么不好的,我?#19981;?#28165;净,这不是还有母妃在吗?有母妃还有我娘祝福我们就够了。”

    “阿纯,这样就足够了。”霍筱雅轻声说。

    既然叫她一声娘子,就不用那么见外了。

    “娘子你真好。”慕至纯脸上的笑容灿若朝阳。

    “好了,看到你们彼此体谅,母妃也就安心了,母妃该回宫了,阿纯,好好善待你的娘子。”良妃欣慰的说。

    “母妃这就要走了吗?”慕至纯似是有些不舍。

    但他也晓得,母妃今日能出宫,已经是父皇的恩典了。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

    “你啊,好好照顾你的新娘子吧,母妃随时等着你们来看母妃。”良妃笑着说。

    然后就回宫去了。

    “儿臣恭送母妃。”想看母妃,随时可以去。

    ?#36824;?#20170;天,是该照顾好他的新娘子……

    新房里,喝过交杯酒之后,气氛一下子冷却了下来。

    喜庆的新房里,就剩下慕至纯和霍筱雅两个人。

    安静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霍筱雅紧紧的揪着手指头,红盖头下看不出她的紧张。

    拜堂成亲之后,该做些什么,谁都知道……

    一刻钟……

    两刻钟……

    三刻钟……

    两个人还是没动静儿。

    要不是霍筱雅还能在红盖头下隐约看见慕至纯脚上的靴子,她都以为房间里没人了……

    霍筱雅斟酌着,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

    同样慕至纯也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那个……”

    “那个……”

    不说话时,两个人都不说话。

    一开口,两个人又一起开口。

    倒是很有默契!

    “你…你?#20154;?#21543;……”即便不去看,也能听出慕至纯的紧张。

    说话似乎都是从喉头里挤出的音。

    霍筱雅抿唇,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道,“你先帮我把盖头掀开吧…”

    娘不是说,只有新郎才能揭盖头吗?

    坐了这么久,他连盖头都没掀呢……

    这头冠,很重的!

    压得她脖子都酸了……

    “哦…好……怪我大意了……”慕至纯闻言,颇有?#36824;?#25163;足无措的紧张感。

    他忘了揭盖头了!

    霍筱雅笑了一下,忽然心里轻松了不少,慕至纯平时看着挺沉稳的,怎么现在这么紧张呢?

    没揭盖头还大意了……

    然后一双手,缓缓揭开了她头上的红盖头,露出她面若?#19968;?#30340;容颜来。

    某一瞬间,慕至纯像是呆了一下。

    “娘子……你真美……”慕至纯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为女色所迷之人。

    但是现在,他似乎明白了为女色所迷这句话的意思。

    倒是霍筱雅,突然被他这么一夸,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呈现出娇羞之色,就更美了。

    “阿纯,我想请你帮个忙!”?#36824;?#38669;筱雅现在有更担心的事。

    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你说吧,只要是你的事,我一定帮你。”慕至纯想都不想的说。

    “侯府遇刺的事你听说了吗?卿卿不见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找找她?”霍筱雅着急的抓着慕至纯的手说。

    慕至纯闻言,眸光忽闪了一下,“此事我也是今晨才听说的,我知道你与裴卿卿感情好,不用你说,我已经派人去帮忙找人了,一有消息就会告知你的。”

    听慕至纯这么说,霍筱雅多少也算是松了口气,“多谢你……”

    多个人找,就多?#33267;?#37327;,总是好的。

    不然京师城那么大,怕找晚了,卿卿会出什么岔子!

    都怪那个牧野彤!

    居然利?#20204;?#21375;去刺杀镇南王!

    想起镇南王,霍筱雅便不禁眸光一黯。

    北宫琉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出城了吧?

    今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吧……

    “娘子,你这头冠挺重的吧?我帮你取下来……”

    慕至纯温柔的嗓音响在霍筱雅耳边,他伸出手,想帮她取下头冠。

    可是不防霍筱雅无意识的往后闪躲了一下。

    慕至纯伸出去的手僵了一下,眼神闪了闪,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

    然后收回手,往后退了一?#38477;潰?#20320;先好好休息吧,我去?#32431;?#26377;没有裴卿卿的消息……”

    说罢,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可是他的背影,叫人心?#37048;?br />
    霍筱雅眼神?#20102;?#20102;一下,她是不是又伤到了慕至纯?

    她心头,何尝不是纠结复杂,像压了快大石一样沉重。

    裴卿卿被刺客?#30333;?#30340;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师城,自然也很快就传进了宫里,传到了乾帝耳朵里。

    “你说什么?裴卿卿不见了?!”

    听闻全贵公公的禀报,说裴卿卿不见了!乾帝当场就不淡定了!

    他还要找裴卿卿对质明白呢!怎么就不见了?!

    “回陛下,说是昨日夜里,侯府进了刺客,正是那戎狄郡主,意欲刺杀侯爷同镇南王,侯爷夫人也被刺客?#30333;?#20102;!”全贵公公亦是着急的说。

    末了还补充一句道,“陛下,侯爷已经命人将戎狄郡主押送进宫来了,说是请陛下定夺,如何处置戎狄郡主?”

    现在这个时候,乾帝哪还有?#37027;?#24819;如何处置牧野彤?!

    他要知道裴卿卿究竟是不是他的骨肉!

    结果却跟他说,裴卿卿不见了,被刺客?#30333;?#20102;?!

    哪有这么巧的事!

    乾帝分分钟就怒了,猛地一拍桌,“白子墨呢?让他来见朕!”

    感觉自己气的?#27597;?#20799;都疼!

    乾帝动怒,全贵公公自然也要?#20004;?#20102;皮,“陛下,侯爷正满城搜寻刺客和裴卿卿的踪迹,现下整个京师都知道了,侯爷夫人被刺客?#30333;?#20102;!”

    乾帝气的脸都憋成了猪肝色,阴森森的磨牙,“岂有此理!”

    白子墨这么做,是心虚吗?

    所以,裴蓉华说的都是真的?!

    裴卿卿,并非他的骨血!

    若说裴卿卿失踪,不是有人故意为之,乾帝不信。

    “龙影!”乾帝阴沉?#33391;?#30340;一开口。

    龙影就像鬼魅?#29287;?#33324;?#31350;?#20986;现了,“陛下。”

    “都给朕去找裴卿卿,一定要把她给朕?#39029;?#26469;!”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38597;?#21375;卿?#39029;?#26469;!

    “是!?#32503;?#24433;得了指令,分分钟就又如?#29287;?#33324;消失不见了。

    “陛下……那戎狄郡主该如何处置?”全贵公公硬着头皮问。

    这人可还在宫里押着呢,毕竟对方是戎狄郡主,没有陛下的指令,谁敢擅自处决呀。

    “先关着,?#26085;?#21040;了裴卿卿再处置不迟!”乾帝不?#22836;?#30340;叱呵道。

    “是…?#21271;?#19979;说关着,就关着。

    ……

    与?#36865;?#26102;,裴家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裴少枫正要出门去寻裴卿卿,听闻裴卿卿失踪,裴少枫哪里还坐得住?

    可不防他还没来得及踏出家门,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瞧着眼前这个戴着斗笠的人,裴少枫微微眯起了眸子,“你是何人?”

    “裴将军不记得我了麽?”那人说话间取下了斗笠,露出真容来。

    裴少枫瞧着眼神一闪,“是你?”
【网站地图】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彩金捕鱼天鸽游戏中心 手机玩今日头条怎么赚钱 湖北快三是正规的吗 淘宝快3怎么追号 波克安徽麻将官网 快速赛车 逆袭分分彩计划软件 股票融资偿还额啥意思 黑龙江6+1开奖号码 江苏11选5 江苏11选5手机版 三肖六码会员资料 北京pk十开奖历史记录 河北11选5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百盈快3计算公式绝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