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878-43496156/

第3820章 兵临城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声谁敢,城中俱惶。

    九界守护者们面露惊恐,猛咽口水。

    莫叔眉头紧蹙,望着满身邪气的九辞,不由轻叹,?#21152;?#38388;仿佛还携着几?#20013;?#30140;之色。

    反观曾爷,与九辞对视许久后,?#31449;?#36133;下阵来。

    在他面前的九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九辞不要命,他还惜命。

    若真等九辞拔出一百零八根噬魂钉,便如九辞所说,整个九界城,将无一人生还。

    莫忧与九辞十指相握,紧紧牵着,俩人的掌心之间,还有余热的,乃是九辞自噬魂钉染上的鲜血。

    九辞一手攥着人的小手,一手握着锋利的宝剑,在九界城的天下,他便是唯一的王,睥睨四?#21073;?#26688;骜而疯狂。

    曾爷向莫叔,说道?#39608;?#33707;叔,九辞可能对九界城有些误会,你且把误会说清楚了吧。”

    莫叔的眉目甚是温和,如一个充满关的慈祥长辈,和蔼的眼神复杂?#20013;?#30140;地望着九辞。

    风声鹤唳,剑拔弩张。

    在四周众人诚惶诚恐瑟瑟发抖时,唯独莫叔心无惧意,从九辞的手中,拿过了染着血?#20102;?#24189;然?#35910;?#30340;噬魂钉。

    莫叔走至九辞的身后,眼睛红了些许,就连声音都是带着哽咽的?#39608;?#36766;儿,疼吗?”

    九辞垂眸,长而漆黑的睫翼,遮去眼底的滔天邪气。

    只有在面?#38405;?#21460;的时候,九辞才会稍稍变得温柔一些,略?#25484;?#39118;暴般的杀意。

    若无莫叔,只怕他早就死在乱葬岗。

    即便这些年来,莫叔都是放养他,在他的心目中,莫叔始终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亦是他尊敬的长辈。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莫叔是他的第一个亲人。

    大殿内只响起莫叔轻轻地太息声,他握着两根染血的噬魂钉,颤声说?#39608;?#21035;怕,忍一忍。”

    “嗯。”

    九辞淡淡的应。

    莫忧忽而踮起足尖,抬起了手轻抚住九辞的双眼。

    九辞的身体猛颤了一下,只见莫叔将一根噬魂钉沿着九辞背后清晰可见的血窟窿插了进去,固定在其中,掌心氤氲着本源之气,填满噬魂钉与骨髓的缝隙。

    九辞眼前一片漆黑,只能感受到莫忧的柔软,在浓郁的血腥味中,他轻嗅到了一缕来自少女的清香,仿佛能洗涤他过去的所有罪恶污浊。

    接下来,莫叔将第二根噬魂钉插进了九辞背部的血窟窿,那一瞬的痛感,登时席卷全身,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尽管如此,九辞也只是轻轻地握着莫忧的手,生怕弄疼了放在心尖儿上的姑娘。

    这一生,他的心上只住着三个女人,他的母?#20303;?#22969;妹,还有就在身旁的人。

    他曾道自己是被世界抛弃的孤魂野鬼,连和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相识的机会都没?#23567;?br />
    而现在,即便他负重前行,一整条脊椎骨上插满了噬魂钉,哪怕遍体鳞伤,也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子。

    莫叔将噬魂钉插入九辞的身体后,再从空间宝物拿出丹药,分别抵在血窟窿上。

    旋即便见莫叔的手放在血窟窿的前?#21073;?#25484;心朝内,氤氲而出的丝丝本源精气,竟如治愈之力般,覆在血窟窿的上方。

    伤口与皮肉逐渐愈合,缝补在了一起。

    空气中久久不散的,是浓郁而腥的鲜血味道。

    莫忧抿嘴,朝莫叔乖巧地点?#35828;?#22836;,而后把覆在九辞双眼之上的手放下。

    九辞缓缓地打开眼眸。

    莫叔说道,语气略带安慰?#39608;?#36766;儿,别担心,这件事我和曾爷会从长计议,暂不发高级命令,你妹妹的国土,暂时还?#21069;?#20840;的。”

    九辞一言不发,双目依旧锋锐。

    莫叔犹豫了一会儿,再低声说?#39608;?#36766;儿,之前在海棠长安城的时候,我与歌儿见过,若她见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一定会伤心的。

    你那么在乎妹妹,怎么舍得让她伤心欲绝呢?”

    提及此,九辞的神色才渐渐好了许多。

    莫叔趁热打铁,将准?#36127;?#30340;丹药递给九辞?#39608;拔?#20204;先把愈伤的丹药给吃了。”

    九辞面无表情,一身冰冷,随即将锦盒打开,取出里面的丹药,将其服下。

    丹药入口即化,缓解了脊椎骨传来的疼痛。

    只是……就算九辞及时服用了愈伤的丹药,二次连?#38382;?#39746;钉的后遗症,却是非常强烈的。

    现在的九辞,不能挺直脊背,类似于驼背那样,脊椎骨那里微微弯着。

    九辞尝试着挺起脊背,脊椎骨那里传来的疼痛,如野兽将他一口吞没。

    饶是身经百?#21073;?#21463;过许多大大小小之伤的九辞,也没办法承受这样的痛,只得压着脊椎骨。

    莫忧的眼眸越来越红,强忍着心头的酸楚,窒息的感觉如惊涛骇浪般,一阵又一阵覆来,瞬间就覆满了心肺,压?#30473;负?#21912;不过气来。

    这对兄妹,自小多灾多难。

    现如今,夜轻歌被锐器戳穿的膝盖?#29301;?#23578;?#24904;?#24840;。

    轻歌就算能和正常人那样走路,可一到阴雨连绵的天,就会疼得发颤。

    再九辞,脊椎骨都挺不直了。

    他们……超乎常人想象的坚强,在背后吃了太多的苦。

    九辞低头垂眸,微微一笑,尽是柔水般的温暖。

    在九界城,他绝不会让歌儿受到任何人的欺负,只要他还活在世上一日。

    ……九界城发生的动?#36766;?#27468;并不知晓,她的心思都放在超神兽白虎之上。

    除此之外,轻歌也希望朱雀、玄武这些超神兽魂灵,能转化为实体。

    只有这样,在缝补深渊铁链的这一件事上,胜算才能更大一些!轻歌坐在梳?#26412;?#21069;,画面自镜中折射而出,她抬起手,轻抚脸侧的两道血痕,眉头紧蹙起。

    她的?#26412;酰?#19968;向很准。

    这突然之间的心神不宁,是怎么回事?

    谁出事了?

    还是联?#35828;?#22269;,难逃此劫?

    ?#36225;?#24863;越来越强,轻歌的眉头紧蹙起,宛若一个‘川’字。

    咔嚓……梳?#26412;担?#35010;开了两道缝。

    轻歌恍然,面色透着白,微抬起轻颤抖的手,去抚镜面的裂缝。

    砰的一声,完整的镜面应声而碎,梳?#26412;?#20498;映出的绝美容貌,在这一刻支离破碎,分裂开了无数片。

    如纷飞的雨点儿,无数的镜面碎片,闪着锋利的寒芒,竟朝轻歌的面?#25484;?#21435;。

    轻歌凝眸,黛?#35760;?#36441;,心神微动的?#26448;牵?#38543;着?#31350;?#29123;烧而起的青莲异火,全部化作灰烬!轻歌用力地揉了揉眉心,将眉心揉至一片深红。

    精神世界中,古龙残魂问道?#39608;?#24590;么了?”

    轻歌摇头?#39608;?#27809;事,突然之间心慌了。”

    难道是远在五道天的夜惊风出了事?

    若是如此的话,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她连长生界都上不去,更别谈五道天了。

    “你在担心父亲吗?”

    古龙残魂问。

    永生石:据我所知,心?#29275;?#20035;是无病呻吟的一种。

    轻歌嘴角抽了抽,不想搭理这一龙一石,打算先无视掉胸腔内传来的心?#29275;?#36328;步走了出去。

    脚步声响起,弓箭手?#26410;?#20174;远处而来,脸色煞白如?#21073;?#22768;音还有几分着急?#39608;?#22899;帝,不好了。”

    ?#20843;怠!?br />
    “玄清帝国,正率领大军前来攻打联盟,其中有十位半步本源灵师,还有一百头位面神兽,其中有一千精锐的弓箭手。

    联盟,只怕凶多吉少。”

    ?#26410;?#24613;道。

    “已经来了吗?”

    轻歌问。

    “还在路上,方才我拿着大骚宝弓出联?#35828;?#22269;的时候,遥遥见了玄清的军队。

    女帝,这可如?#38382;?#22909;?”

    ?#26410;?#30473;头紧蹙?#39608;?#23545;了,?#19968;?#35265;,玄清帝国的军队之中,还有天坛的人,瞧着那人的模样,似乎是天坛蓬莱大师之子:罗雷!他也是个本源?#22478;?#32773;,虽然肩胛骨受了伤,但不影响他的实力。”

    “此事,天坛的人也有所参与?”

    轻歌垂眸深思,而后眼眸微亮。

    她想,她大概知道了玄清帝国的出师之名了。

    秦灵祖为了报仇雪恨,可真是煞费心机,兜?#24213;?#36716;迂回如此之久,就是为了精心布局,断她后路,让她作困兽之斗,无法逃出这一盘生?#26469;?#23616;!又是?#35282;?#28814;族的本源高手,又是天坛的?#36744;?#25968;据,又是租借走的一百头?#23578;心?#20861;……这一步一步的棋,逐而把她和玄清帝国往死路上逼。

    秦灵祖的手,在这诡谲莫测的棋盘上推波助?#21073; ?#22899;帝?”

    ?#26410;?#20302;声喊。

    轻歌抬眸,望向了天。

    这才几个瞬息间,她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天穹的强大气息,雄?#32987;?#23784;如高?#21073;?#20284;天边奔雷滚滚而来,震颤着惶惶人心!“来了。”

    轻歌唇边裂开了冷酷的笑意,眼中一片凛然杀伐!?#26410;?#32972;着大骚宝弓,亦是察觉到强者的气息,猛地抬头去,目露惊恐。

    ?#32773;者鍘?br />
    白寒迈着小短腿快步而来,手里拿着一幅画,“女帝姐姐。”

    ?#26410;?#19981;?#22836;?#22320;着白寒,“小孩,现在女帝要……”“怎么了?”

    轻歌嗓音温柔,?#26410;ㄣ等?#22320;着轻歌。

    他见?#35910;?#28020;血而战的女帝,从未见过,如此温柔的她。

    而且,联?#35828;?#22269;危在旦夕,她既身为帝王,竟还?#24515;?#24515;去面对一个小屁孩?

    这在?#26410;?#30340;意料之外。

    白寒双手捧着画,高高举起?#39608;?#20320;。”

    轻歌垂眸去,眼底漾起了笑意。

    泛黄的画纸上,正是一头凶猛的老虎,是用黑墨画成的,很是潦草,非常抽象。

    因为颜色的原因,白寒还特地在旁侧标注:此乃白虎。

    似乎,小白寒生怕别人会认成了黑虎。

    白寒脸颊扬起了粲然的笑,“女帝姐姐,寒寒找到了白虎,寒寒把它送给你好吗?”

    听到这样的话,?#26410;?#24840;发的不?#22836;?#20102;,只觉得白寒越越是讨厌。

    如此紧要关头,这小孩怎么还没完没了的?

    联?#35828;?#22269;的高层的确都在寻?#37326;?#34382;,但那是超神兽之一的白虎,而不?#21069;?#23506;画中的白虎。

    ?#26410;?#21385;声说?#39608;?#23567;孩,这白虎并不是……”?#25300;?#24456;?#19981;丁!?br />
    轻歌打断了?#26410;?#30340;话,接过白寒所递来的一幅画,还伸出手揉了揉小白寒的脑壳。

    见轻歌把画收下,白寒笑得更是欢快了。

    “寒寒,姐姐现在有重要的事,你自?#21644;媯?#22909;吗?”

    轻歌低声道。

    “好。”

    白寒忽然问?#39608;?#22899;帝姐姐,清清还会回来吗?”

    ?#20204;?#28165;。

    ?#26410;?#30385;眉,那个女孩不是已经?#23396;?#21040;深渊了吗?

    轻歌眸光微闪,随?#36766;?#22768;回答道?#39608;?#20250;的。”

    白寒笑时,双眸弯成了月?#34013;?br />
    “那寒寒要等她回来,他们都说清清死在深渊,但我不信。”

    他和?#20204;?#28165;的感情不深,但他很?#19981;?#37027;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有着非同一般的成熟稳重。
【网站地图】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计划手机版下载 体彩p5 江苏打得是哪里的麻将 捕鱼大富翁牛游戏网 普通麻将详细介绍 腾讯欢乐捕鱼刷金币 福彩3d今日开奖号 北京pk10赛车全天在线版 澳门足球指数网 北京pk10计划分析群 河南快三号码遗漏一定牛 福建快三网址 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下载 三肖六码3肖6码资料 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