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739-40654301/

312、圣子
    (PS:感謝‘東京巷尾綻放的薰衣草’大佬的盟主打賞,今日加更!)

    司徒云離開了,想必也是心有不甘,但這已經不是夏黎能去考慮的事情了。

    幻魔宗內,大殿。

    戰斗結束了之后,蘇天隕只是隨手一揮袖袍便是把在場的戰斗痕跡完全清除,并且帶著夏黎等人回到了幻魔宗。

    這幻魔宗內的規模,只怕比起狼牙衛總舵那邊還要大不少,而且裝飾偏陰寒一些,總體上差距不大,之前就聽寧遠德說過這幻魔宗是魔道最強大的宗派,宗主蘇天隕的實力就比司徒云強上一籌,這點就能可見一斑了。

    “師父,您現在沒有肉體,還是先去魔山池把靈魂力量恢復到全盛吧,焚前輩也一起去,等您的靈魂之力恢復全盛,焚前輩的實力也恢復全盛,他就可以為您打造軀體了。”蘇天隕率先開口說道。

    現在一切塵埃落定,只要寧遠德夏黎他們進入了魔道的地界,那不管是正道勢力還是狼牙衛的人都不可能傷到他們了,對于夏黎他們這等魔修來說,魔道還真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寧遠德卻并沒有著急,看了一眼夏黎道:“夏黎對魔道這里是初來乍到,我看就給他個圣子的名頭吧,讓他和我一起去魔山池修煉,早日把這境界鞏固下來。”

    圣子?那是什么?

    不過寧遠德既然都把他帶到這里來了,肯定也不可能坑他,夏黎也就沒什么戒心,而且這圣子二字,聽起來就像是皇室太子一般,估計也是地位很高的名頭。

    事實上也是如此,這圣子的地位在魔道之中僅次于宗主和各大長老,也是年輕一代的實力代表,就像是狼牙衛三大殿主的弟子一樣。

    “師父,這”

    可是在寧遠德說出這話之后,蘇天隕卻有些猶豫。

    寧遠德皺眉道:“莫不是幻魔宗已有圣子?”

    每個魔宗都只能有一個圣子,寧遠德見蘇天隕此刻有些躊躇,便想到了這一點。

    可是蘇天隕卻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幻魔宗目前并沒有圣子,您也清楚我們幻魔宗的情況,我們幻魔宗和其他魔宗不同,我們幻魔宗的核心弟子是主修天魔經的,而修習天魔經則需要長期閉關,根本無暇爭奪圣統之位,其他弟子修習的功法,卻又不如其他魔宗的主修功法,爭奪也是必敗,所以這些年我們也從未設立圣子,因為設了也是敗陣,根本爭不到圣統的位置,也就沒必要丟這個臉。”

    說著,蘇天隕看了一眼夏黎,說道:“本來老師讓我設立師弟為圣子倒也符合規矩,畢竟他是前任宗主的弟子,現任宗主的師弟,年紀也不大,資格自然是有的,只是在剛見到夏黎師弟的時候我就感應到他也修習了天魔經,如此說來,倒也不適合坐這圣子的位置。”

    一番話下來,夏黎也算明白了幾分,這圣子大概就是魔宗里實力最強的年輕一代武者,而這圣統估計就是各大魔宗的圣子比試后最強的一個,而且這個圣統估計不只是個象征性的意義,肯定還有很多好處的,否則不可能每個魔宗都傾盡全力培養。

    寧遠德笑道:“那你可還沒全感應到,夏黎這小子在遇到我之前就是魔修,但不是正統,而是野路子魔修,他主修的可不是天魔經,天魔經對于他來說只是個輔助,他主修的魔功,連我都從未見過,但威力卻絕不在天魔經之下。”

    “什么?”

    蘇天隕的目光微微一凝,威力不在天魔經之下的魔道功法?這怎么可能?魔道數千萬人,功法無數,但公認最強的就是天魔經,除了四大魔尊之外就只有幻魔宗的核心弟子才有資格修習的,夏黎一個野路子的魔修,他的功法怎么可能比天魔經還不弱?

    蘇天隕有些不信,隨即氣息微微放出,把夏黎籠罩了進去,仔細的感應夏黎的主修功法。

    結果,卻是真如寧遠德說的那般,夏黎的主修功法并不是天魔經,夏黎的主修功法雖說也是魔功,但卻是他從未見過的,甚至氣息都從未感應到過的,這功法,比起天魔經好像更強,天魔經的真氣,在這功法的周圍盤繞為輔,卻不敢反之為主!

    這個結果讓蘇天隕極其震驚,剛要繼續查看,一股極強的力量直接把他的感知給打出了夏黎的體外,再也探入不進去了!

    “這是什么力量?竟然能干擾我的感知?!”蘇天隕心中掀起了驚天駭浪,以他的實力,說是天下無敵有些過,但無人能敗卻還是有這個底氣的,而且他在靈魂方面的造詣也是極高的,怎么可能有人能完全屏蔽他的感知?這連司徒云都做不到啊!

    之前夏黎他們剛到魔道區域的時候,他和司徒云都隱身在戰場外觀戰,但卻彼此都感應到了,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根本無法完全屏蔽對方的氣息,怎么著都能感知到一些馬腳的。

    可是夏黎體內居然有一股力量,完全隔絕了他的感知!

    “這股力量絕對不是夏黎自己發出來的,看來他體內的秘密倒是不少。”蘇天隕只是面色微微變幻了一下,隨即就恢復了正常,點頭道:“夏黎師弟的確不是主修天魔經的,那倒可以擔任圣子之位,不過我聽聞其他魔宗的圣子都至少是地武境中期了,甚至森羅殿的圣子都在沖擊天武境了,夏黎師弟現在不過真武境后期,實力差距太大了。”

    這倒是實話,夏黎在逆天也是有限的,別看他實力爆發極強連地武境武者都能擊敗,但是因為境界限制他的能量存儲有限,一旦對方一開始就全力出手并且和他打持久戰的話,夏黎絕對輸多勝少。

    但是對此,寧遠德卻是無所謂的擺手笑道:“這件事情倒是不難,我當初把剩余的能量都封印在了夏黎的體內,在外界不敢全力煉化,但此次我和他一起去魔山池助他煉化能量,只要能煉化一半,他的實力就不遜色于別派圣子了。”
【網站地圖】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彩票开奖浙江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预测号码专家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 幸运排列3走势图 66电竞比分网 姚记棋牌靠谱吗 新11选5下期预测 欧洲杯即时指数 欧冠冠军次数排名 新天地棋牌官方? 26选5中奖规则 理财产品转让会亏本金 捕鱼王者手机版 皇家国际棋牌下载 澳洲幸运10计划 黑龙江22选5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