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040-43496164/

第536 许晚醒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斯年,晚晚已经走了一年多了,我知道你喜欢她,但是你也要过正常的生活呀!”

    这是霍母说的话,作为?#32422;?#30340;亲儿子,霍母了解霍斯年。

    只要霍斯年认定的,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如果霍斯年不想结婚,即使你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点头的。

    “谁说她走了,我只是还没有找到她。”

    着霍母,霍斯年封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霍母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对于此时此刻的霍斯年,霍母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斯年,你妈妈也是为了你好,如果可以的话,即使不是王臧颖,我们也同意。”

    两鬓斑白的霍母霍母,为了霍斯年真的是操碎了心,关键是霍斯年还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不是今天要大量后入股票,就是明天要让?#27597;?#38598;团彻底消失。

    反正每一次霍斯年有大动静,都会把霍父霍母吓得心惊胆战的。

    “好了,你们不用说了,我不想听。”

    拿起了?#32422;?#30340;外套,家里已经容不下霍斯年了,所以他也不愿意多待

    着准备离开的霍斯年,霍老太太使劲敲了三下拐棍。

    “你给我站住。”

    对于霍老太太,霍斯年可不?#24847;?#36870;,所以他乖乖的停了下来。

    “再给你两年的时间,如果?#20063;?#21040;就乖乖的给我结婚。”

    这是霍老太太所能容忍的最长的时间了,则是她给出来得让步。

    如果霍斯年还是不知好歹,?#25970;?#38669;老太太估计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好,我答应你。”

    闭上了眼睛,控制住?#32422;?#30524;睛里面的泪水,身不由自的霍斯年敢怒不敢言。

    其实霍斯年明白霍老太太和霍父霍母并不是真的想要逼迫他,现在霍斯年不同以往,他现在是霍家家主,一举一动?#21363;?#34920;着整个家族。

    既然成为了别人永远成为不了的人,?#25970;?#33258;然也要承受他人承受不了的伤痛。

    从那之后,霍斯年每天都在等待着一个人,一个他藏在心底深处的人。

    但是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在玩他,每一次当他拥有希望的时候,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无尽的失望。

    自从许晚消失之后,许诺就变得特别不说话,即使霍斯年把刘妈还有徐伯也带来了霍家,许?#31561;?#26087;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他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妈妈去哪里了,而霍斯年只能闭口不语,因为他不敢说许晚已经去世了。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过去了,霍斯年慢慢的失去了信心,许诺也慢慢好转,不过性情还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年半之后,国小乡镇的一栋小别墅里面,许晚躺在床上,微微动了一下手指。

    因为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多了,即使有周熠的悉心照?#24076;?#35768;晚的身体还是发生了变化。

    要不是因为莫斯和周熠一直陪伴着许晚,或许两个人也?#21916;?#20986;来现在的许晚了。

    “周熠,晚晚她动了。”

    一直守着许晚的的莫斯,第一个发现了许晚的异常。

    而听到了莫斯的话之后,周熠连跑带走的来到了许晚的身边,对许晚进行了全身的检查。

    “莫斯,我们终于等到了,晚儿她要醒了。”

    要不是因为周熠的手里面还握着许晚正在注射的营养液,他一定会开心的跳起来的。

    两个人开心了好久,然后就一直盯着许晚,因为他们想许晚睁开眼睛到的人是他们两个。

    半个小时过去之后,许晚还是没有醒过来。

    “莫斯,你是不是错了?”

    紧皱着眉头,周熠的耐心因为许晚的毫无动静,彻底消失了。

    其实不仅仅是周熠,莫斯也在怀疑?#32422;?#26159;不是错了。

    夜晚?#37027;?#38477;临,许晚还是没有醒过来,莫斯该离开了。

    虽然很想要亲眼着许晚醒过来,但是公司那边还需要他。

    两年半都等了,不差这几天,所?#38405;?#26031;晚上七点多,开着跑?#36947;?#24320;了小乡镇。

    “晚儿,你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已经两年半了。”

    摇了摇头,虽然说心里面很失望,但是周熠心里面还是心怀希望的。

    半夜十一点半,周熠离开了早早的睡觉去了,就在这个时候,许晚突然睁开了眼睛。

    其实昏睡的这两年,莫斯和周熠所说的每一句话许晚都一清二楚。

    对于两个人把?#32422;和?#20599;运出来,许晚是很生气的。

    但是两个人也没有错,毕竟都是为了保护许晚。

    已经两年半过去了,许晚根本不敢想象,霍斯年现在怎么样了,许诺怎么样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许晚扶着床站了起来。

    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即使每天周熠都会为许晚做按摩,防止许晚肌肉萎缩,但是突然要直立行走,许晚还是很不适应的。

    一个小时之后,在许晚小心翼翼的走动下,终于可以不扶墙壁缓慢行走了。

    换了一身衣服,从?#32422;?#30340;衣柜里面找到了曾经的手机还有银行卡,然后许晚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到第二天早上,周熠前来许晚,突然发现许晚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许晚的手机和私有物品。

    而这个时候,许晚的飞机还在天上飞?#29275;?#30446;的地是z国的h?#23567;?br />
    “晚晚她是离开了,是吗?”

    因为需要突然离开,莫斯一大早就赶来了别墅。

    虽然说很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但是很显然,许晚是?#32422;?#31163;开了。

    “她在怪我们,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吭就离开。”

    坐在沙发上的周熠异常的疲惫,曾以为两年半的陪伴可以让许晚彻底对霍斯年死心。

    可是谁知道,不过都是?#32422;?#30340;痴心妄想,许晚对霍斯年的未减反增。

    “她回去哪里?她的身体刚刚恢复,一个人就这么离开了,肯定会出事的。”

    只要一想到此时此刻许晚孑然一身,莫斯就特别担心。

    床上面的被子凌乱的放?#29275;?#20284;乎是在讲述主人离开时的着急。

    “回国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去找霍斯年了。”

    叹息了一口气,对于许晚的选择,周熠可以理解。

    这一次,周熠和莫斯彻底输了,即使是时间的冲刷,许晚也从来没有忘记霍斯年。
【网站地?#32908;?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浙江快乐12规则 快乐赛车 玩足彩月入上万的人多吗 排列三预测推荐 学校里啥最赚钱 手机麻将规则制度 胜分差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 北赛车pk10官方投注 够力七星彩排列五 安装 襄阳卡五星2元微信群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竞彩比分4串1奖金封顶 微信网站赌注赚钱 pk10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3g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