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788-40654286/

第四七七章、皇贵妃与贾常在
    姚佳欣吩咐太监嬷嬷好生照顾弘小星和弘小昴——尤其是弘小星,这孩子太皮了,得好生盯着,然后便领着贾常在往水阁中去了。

    贾常在婀娜细步,袅袅娉婷,谁能想到竟是个女装大佬呢?

    “你们在外头候着便是。”姚佳欣淡淡吩咐贴身宫女们。

    浓云玉露?#23159;?#30456;觑,忖着这贾常在如此娇弱,想来也是伤不到娘娘一根汗毛的,便老老实实候在外头了。

    这水阁小巧玲珑,冰裂纹的窗子外正是那岚雾氤氲的澹泊湖——隔着浩渺澹泊湖,正好与太后的澹泊宁静殿遥遥相望。

    贾常在细步上前去关窗户,正好瞧见那湖泊遥远对面的那座山水簇拥的巍峨的殿宇,手不?#23665;?#20102;片刻,而后“碰”地一声重重关严了窗子。

    姚佳欣分明瞧见,贾常在那那俏丽妩媚的眸?#23588;?#20102;一层幽暗的阴影。

    月前那顿廷杖,因为她的插手虽免了“褫衣”之辱,但那实打实的三十板子,那滋味定然不好受。

    姚佳欣叹?#19997;?#27668;,“月前的?#38706;?#35828;来也是一场误会。”

    “误会?!”贾常在樱唇之?#19979;?#36215;一丝冷狞。

    姚佳欣道:“太后常年礼佛,最是爱惜名声。若非是误会你与十四贝子有什么旧情,也不会如此狠下杀手。”

    贾常在一怔,忙试探性地问:“您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十四福晋跟您说了什么?”

    姚佳欣摇头,“事关十四贝子,就等于事关十四福晋亲生儿子的未来。本宫虽十四福晋有些交情、也有姻亲,但她也绝不可能将此事告诉本宫。”

    贾常在更加狐疑了。

    姚佳欣不欲卖关子,便微笑着说:“是皇上告诉本宫的。”

    贾常在愕然,“万岁爷……都告诉您了?”

    姚佳欣点头,目光在贾常在那纤细婀娜的腰身上瞄着,“关于你的一切,皇上都告诉本宫了。——包括你的身世来历。”

    贾常在露出不不敢置信的神色。

    姚佳欣却更好奇贾常在的腰身,这小蛮腰啊,目测也就一尺八九!

    妥妥的小腰精啊!

    但是……在姚佳欣仔仔细细观察之下,她发现贾常在的腰肢虽然细,但髋部……也是盆腔有点小啊。要知道,大多数女性,腰围和臀围的差距都比较明显,而男性因为不需要生娃,所以腰部和髋部的差别不大。

    当然了,也不排除有的女人天生盆腔就小。

    粘杆处出身的细作人员贾常在很快就察觉的皇贵妃的眼睛竟在盯着自己腰部——以及腰部往下位置。贾常在心底一凉,皇上难道连这个也告诉皇贵妃了?

    姚佳欣也很快察觉,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点女流氓了。

    她掩饰性地?#20154;?#20102;两声,“你怕是不晓得吧,女人的腰虽然细,但是髋骨会比较突出,也就是……咳咳,看上去屁?#26432;?#36739;大。”——毕?#39038;?#39627;骨盆骨什么的,恐怕贾常在会更加听不懂,所以她换了个比较?#25317;?#27668;的说法。

    贾常在脸色有些古怪,这就是素日里高贵典雅的皇贵妃??#23588;?#30447;着他的屁股看?!

    姚佳欣忙继续道:“而男人,通常是上下差不多粗细。”

    听了这话,贾常在终于可以肯定,万岁爷还真的全都告诉皇贵妃了!

    贾常在低下头,声音细细道:“奴才?#30343;?#30007;人。”

    姚佳欣:“额……”

    姚佳欣头上滑下一滴冷汗,“那个,本宫的意思是说,男人和女人的骨架,天生就是不同的。”

    贾常在古怪地看了姚佳欣一眼,“既然万岁爷都告诉您了,您还这般观察奴才的……嗯,骨架作甚??”

    姚佳欣?#20309;掖看?#23601;是好奇嘛!你那副看女色狼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咳咳!”姚佳欣以?#20154;?#25513;饰自己的尴尬,“毕竟你生得这般貌美,声音也很娇软,本宫实在觉得匪夷所思。”

    贾常在淡淡道:“皇贵妃娘娘谬赞了,同乐园唱昆曲的小太监里,也不乏相貌出众、声音好听的。”

    姚佳欣:“额……说得也是。”——太监扮女人?#26432;?#21518;世那些女装大佬具备更多的优势,起码不需要练伪音。

    姚佳欣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这个话题了,人?#39029;?#20102;太监已经够可怜的了,现在还要扮做女人……

    她连忙露出微笑:?#20843;?#20197;说,本宫应该感谢你。若非有你分担恩宠,只怕本宫便要遭受六宫怨妒了。”

    贾常在微微俯身:“皇贵妃娘娘言重了,我本是一介奴才,能有幸享受荣华富贵、过主子般的日子,已经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姚佳欣低声道:“其实宫里的内监……也有不少娶妻的。”——只不过不能跟宫女对?#24120;?#22240;为宫女那是皇帝的预?#25954;?#23567;老婆,哪怕歪瓜裂枣,旁人也是不能觊觎的。但是那些有品级的太监,无?#30343;?#22312;外头置办了宅子,有不少人都娶了妻子、过继了儿子,老婆孩?#23588;?#28821;头,过得跟正常男人似的。

    贾常在苦笑了,“奴才是粘杆处的人,不同于宫中内监,本就是没那份指望的。”

    是了,粘杆处可是细作机构,人员身份?#32454;?#20445;密,未免泄露身份,连家人都是不能联?#25285;?#26356;何况是娶老婆、过继子嗣了。

    见皇贵妃面?#35835;?#33394;,贾常在忙道:“其实奴才已经算是好时运的了,入了粘杆处,一家子人也算是有了着落。”——虽然在家人眼中,他已经死去多年。

    贾常在又道:“奴才因相貌不错,分派的差事也轻松,这些年也没遭过什么罪。”

    姚佳欣:太后的三十板子还不算遭罪?#32943;?#20123;?#30343;?#22235;贝子?#25198;?#27745;”难道也不算遭罪??

    “咳咳,之前你在十四贝子府上的?#38706;?#24819;来很是让你觉得恶心吧?”在这点儿上,姚佳欣实在是太同情贾常在了。

    贾常在俏丽白皙的脸蛋一愣,“万岁爷……连这个都告诉您了?”?#30343;?#38388;,贾常在的脸色有些古怪。

    姚佳欣点了点头,这?#38706;?#22235;爷陛下只怕还觉得很欢乐呢,虽然细作暴露,但狠狠恶心了他那个讨厌的弟弟一回。

    贾常在脸上脸上露出?#19997;?#28073;的笑容,“恶心?#24656;?#24597;奴才才是最叫人恶心的吧?”

    姚佳欣一怔,她原本一心惊讶于“女装大?#23567;?#36825;?#38706;?#31455;忽略了,贾常在心里竟是如此?#21592;啊?#26126;明受害者是他,却是一?#36125;?#22312;他身上的口吻……

    就像是女人差点被侮辱,却自责穿得太暴露。

    姚佳欣道:“燕好之事,应该两情相悦才是。是十四贝子霸王硬上弓,就算有错,也是他的错!你又何需理会他心里如何想?就算他心里?#30343;?#22374;,也是活该!”

    贾常在俏脸一怔,他怔怔看着眼前的皇贵妃,他忽然有些明白,万岁爷为?#25991;?#26679;宠爱皇贵妃、信任皇贵妃了,甚至连龙体有异都?#32454;?#35785;皇贵妃。

    皇贵妃,与旁人是不同的。
【网站地图】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