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810-40654303/

第601章 各自安排
    守望先鋒總部,眾人相談甚歡。

    得知守望先鋒解散的消息,史蒂夫感到十分內疚,“羅寧先生,要不是為了我們,守望先鋒也不會做這么大的犧牲。”

    “你認為這是犧牲?”

    羅寧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搖搖頭道:“我覺得不是,你想啊,守望先鋒建立也有三五年了,在這幾年里我們真沒有好好休息過,東奔西走,懲奸除惡,現在難得有這么好的機會,不得好好利用啊?說起來我們還得感謝羅斯讓我們名正言順地退休,以免以后發生什么事情,民眾還要責問我們為什么不出面。”

    宋哈娜深表認同,“是啊,難得的機會,來美國這么久了,我想回韓國待一段時間。”

    “賺了這么多錢,我跟路霸要去周游世界,吃遍各路美食,讓渣客的榮光,灑滿整個世界,要是能來幾個壞家伙讓我炸一炸我就更開心了。”

    要說得知組織解散最高興的是誰,莫過于狂鼠了。本就不愿被人管束,組織一解散就再沒人能管他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簡直不要太嗨皮。

    破壞球在一旁唧唧叫著,狂鼠一拍腦門,咋咋呼呼,“噢對!還有哈蒙德,我答應他了,我們要一起去,渣客三人組周游世界計劃即日啟動。”

    “唉,我這把老骨頭閑不住,還是像以前一樣當個獨行俠吧。”士兵76說。

    “嘆什么氣啊,獨行俠多自在,指不定哪天我在家閑不住了還會來找你。”萊因哈特哈哈笑道。

    “可別,你這鎧甲一穿,完全不適合做那些隱蔽性強的行動,沖鋒陷陣最合適你。”士兵76笑道。

    “瞧你們一個個就盼著解散呢,我還是老樣子,做做實驗搞搞研究,趁這段時間認真鉆研下時間與空間理論,說不定哪天我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溫斯頓這話說得很隱晦,畢竟有復仇者在,說得太明顯會暴露身份。

    塞特婭和盧西奧一聽皆是目露期盼,能不能回去就看溫斯頓的了。

    “那得多悶啊溫斯頓,既然解散了就把工作先放一放,先找個地兒放松放松。”

    麥克雷回去的欲望并不強烈,他在那邊沒有親眷,在這邊倒是有這些老伙計,沒事了還能找他們吹吹牛。

    “我們這些人注定一輩子都離不開實驗室,我們沒有心思像你們年輕人一樣去旅游,去進行花樣百出的娛樂,只能守著一間實驗室,但只要做出成果,就能給身心帶來極大的愉悅,那比什么都強。”托比昂說。

    “嘿,老頭,你跟我之間的賭約還作數不?”狂鼠抬起下巴瞅著他。

    “當然作數,你就等著吞糞吧。”

    托比昂說這話時底氣有些不足,因為制造熔火蓮花這種大范圍殺傷性武器,這世界缺少一種核心材料,他近期一直在找材料替代,可是每次實驗結果都表明,這種材料很難被其他材料替代。

    “做不出來你就把女兒嫁給我吧,男未婚女未嫁,嘿嘿嘿……”狂鼠賤兮兮地笑著。

    “討打!”托比昂摸出錘子就朝他身上打去。

    看得大家不禁發笑。

    “我們還是繼續經營劍道館,開了這么久也已經習慣了,閉館止講反而無所事事。現在劍道館基本穩定了,我們正打算開個弓道館,因為不少學生對劍道興趣不大,反而對弓箭興趣濃厚。”半藏說。

    “哥哥,你直接告訴他們,你們學到老也射不出龍來,他們自然就沒多大興趣了。”

    大家相處這么久,彼此都當要好同伴看待,所以源氏偶爾也會開開玩笑,一改往日冰冷,跟半藏的感情也維系得很好。

    笑聲當中,盧西奧說他要開展世界巡回演出,把極具感染力的音樂帶給全世界,順便再賺點錢……

    盧西奧感覺天都在幫他,他剛來沒多久,不想參與守望先鋒的任何行動,結果守望先鋒就解散了,真是棒極了。

    “講真,你真不是以賺錢為首要目的,為了賺錢不得不去巡演?”羅寧笑問。

    “我有那么庸俗嗎?我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嗎?”

    羅寧說:“先別急著巡演,今晚就在這兒演出,五十萬美元。”

    “成交!”盧西奧手掌一拍。

    “盧西奧你也太從心了吧。”宋哈娜笑道。

    盧西奧咳了一聲,“指揮官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溫斯頓,我給你當助手啊,總不能一天到晚在外面浪。”獵空說。

    “隨時歡迎。”溫斯頓當然也希望有人陪他說話解悶。

    話說塞特婭最糾結,被忽悠過來,沒法回到原世界,現在守望先鋒又解散了,連個呆的地兒都沒有。雖然羅寧先生會提供住房,可是這么長時間她要做什么?

    發呆思考人生嗎?

    “安吉拉,你接下來準備做什么?”源氏忽地問道。

    天使正在想事情,聽到有人叫她才從思維里遁出,“我啊,去那些戰火不斷,或是受災害嚴重的城市,盡自己所能幫助那些災民。”

    剛好她就順嘴將她的想法說了出來,她看向發愣的秩序之光,輕聲道:“塞特婭,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跟著我,你所掌握的光子技術能在災區派上大用場。當然,我只是提個建議,你要不愿意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其實我沒什么事,可以跟你走。”

    塞特婭沒多做思考就答應了,本來就不知道該干啥,這種被需要的感覺讓她感覺很舒服。

    “謝謝,有你就能拯救更多的生命。”天使由衷感謝,轉而問羅寧道:“羅寧先生,你呢?”

    “我能做什么?繼續拍片子啊,雖然組織解散了,但片子還是得拍,不拍沒有錢用啊哈哈。”羅寧笑道。

    “大佬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滴很,你要沒錢用這世界的經濟體系早就崩塌了。”狂鼠浮夸地道。

    聽著他們訴說退休后的安排打算,復仇者們個個目露艷羨,尤其是簽了協議的復仇者。他們還要繼續為聯合國工作,隊長他們卻是恢復了自由身,只要不太張揚就沒事。

    這個夜晚,基地燈火通明,洋溢著放肆輕狂的青春氣息,到處彌漫香檳的醇香。復仇者與守望者們,在盧西奧狂熱的節奏中盡情釋放自我。

    此次一別,不知何時能見……
【網站地圖】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赛车游戏破解版 我被群里澳洲幸运5骗了 东北赢乐麻将官网 温州麻将算分 广东11选5任五杀号 广东好彩1 江西11选五5开奖规则 永利皇宫棋牌登录 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卡五星麻将机怎么调 王中王精选4肖中特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 河南体彩快赢481官网 陕西快乐10分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