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47-40654302/

第四十二章 覆滅(五)
    一陣劈頭蓋臉的手榴彈之后,還能站著的人已經只剩下十來個了,而這些人還不夠張貴一個人收拾的。

    別看他只剩下一條胳膊,但是力量充足,動作迅速,一點也不遜于人后身體健全的戰士,十幾個人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幾乎就是在幾分鐘時間便已經將其他人全都砍倒在地,而他身后的那些人更不是吃素的,紛紛上來補刀,不一會功夫三十幾個獄卒全都被砍成了八塊。

    張貴看著這些尸體滿意的冷笑一下,然后對身后的人吩咐道“把牢門都打開,把這些人都放出來,老子有話和他們說。”

    不一會功夫牢里面關押的五百多號人全都走了出來,他們一個個面黃肌瘦,不少人還都帶著傷,看上去在這里都沒有少遭罪,站在張貴的面前全都有點驚懼的看著這個矮個子男人,不知都他到底要說什么。

    張貴的眼睛一瞪,對著他們說道“老子叫張貴,張順是我的親弟弟,你們當中有知道我的也有不知道我的,沒有關系,反正老子也不打算和你們做兒女親家。你們都是因為什么進來的,我也沒有興趣知道,這里根本就不是大宋的天下,所有我想你們也都不是因為犯了大宋的法律被關進來的,其實就算是也沒有什么關系,因為陛下已經下了赦令,只要不是漢奸都可以從寬發落,現在你們都自由了!”

    眾人面面相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大部分都是因為得罪了蒲壽庚及其手下才被抓進來的,現在聽說這個人就是張順的大哥,哪有還有不知道的,立刻全都跪下磕頭,嘴里面叫著青天大老爺,其中甚至有人已經嗚嗚的哭了起來。

    張貴卻是把大手一揮,不耐煩的說道“你們都給老子收起那副老娘們樣子,都是七尺高的漢子,怎么膝蓋那么軟乎呢?難怪你們這么多人都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還不敢反抗,如果我是蒲壽庚,一樣欺負你們。”

    他這么一說不少人都低下頭去,不過下面的人當中自然也有人不愿意聽了,立刻抬起頭說道“大老爺,蒲壽庚那個老王八蛋手里有兵還有武器,我們都是老百姓,拿什么和他斗啊。”

    張貴一聽這話登時樂了起來“哎呦還是有幾個站著撒尿的啊,既然你們都說以前是因為他們有人有兵你們都害怕,那么現在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在這里有的是武器,都給我拿起來,跟著我們出去殺人,你們可有這個膽量?”

    “娘的,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有什么不敢,算我一個!”說話間那個出聲反抗的家伙果然第一個站起來伸手從地上撿起一把還帶著鮮血的鋼刀,眼睛瞪得像是銅鈴一樣,回頭對身后那些還在猶猶豫豫的人說道“你們都在想什么呢?今天要是不跟著大老爺去吧蒲壽庚這個王八蛋干死,等他翻過手來,我們還有活路么?我們全家還有活路么?都他娘的到了這個地步,你們還怕什么?干吧,活著干,死了算!”他的話的確有煽動性,跪在地上的一大幫老爺們終于都想到了蒲壽庚意向的為人處事,只要他能安全度過今天的大劫,轉身就能回來把自己這些人的全家老小一并殺光,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那還有什么可說的,往死里干吧。

    一想明白這些他們全都嗷嗷叫著從地上撿起刀槍,歇斯底里的大叫著“殺蒲壽庚,殺蒲壽庚!”張貴看著他們的樣子,終于滿意地點點頭。

    “好,這才是漢子,跟著我出去,殺蒲壽庚去!今天咱們就有仇報仇,有冤抱冤!”

    一群人急匆匆的沖出了監獄,不過剛一出門,那個第一個站出來的家伙就跑到了張順的身邊“大人,您準備去什么地方啊?小的是泉州本鄉本土的人,去什么地方都知道最近的路。”

    “哦?是么?那敢情好啊,我準備去蒲壽庚這個老王八的家里,你認識近路么?”

    “那個老王八蛋的家我是認識的,可就是離得太遠,在城西面呢,不過他有一個情人就在這附近居住,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先去掃了那里。”

    “一個情人有什么值得去的?”張貴覺得價值不大,當即皺起了眉頭。

    哪知道那個人立刻說道“大人有所不知,別看這個蒲壽庚是個十足的色狼,但是這個情人也不是個簡單的貨色。據說她以前是哪個皇親國戚的夫人,被蒲壽庚看上了,兩個人就混在了一起,就在頭兩個月她才給蒲壽庚生了一個大胖小子,蒲壽庚對于這個女人可是愛得不行,經常去她那里的。”

    “你怎么知道的?”張貴有點不相信的看著眼前這個人,他想不明白的是這么隱蔽的事情,這個家伙是怎么知道的呢?

    那個人嘆了一口氣“小人就住在那個女人的街對面,經常看到,所以也就知道了。小人之所以被他們抓進來,也是因為和那個婦人因為一些瑣事鬧了起來,沒想到那個婦人真是太狠毒了,直接讓蒲壽庚把我抓起來了。”

    張貴這才相信了,不過看這個人的眼神也頗為玩味起來,而這個時候他才發現眼前這個家伙長的非常英俊,雖然身上臉上都有傷痕,而且頭發蓬亂胡子拉碴,但依舊無法掩蓋他眉清目秀的本色,不禁問道“你小子叫什么?”

    “小的叫西門烈。”

    “好,我就信你一回,頭前帶路吧。”

    西門烈立刻帶著一大群人朝自己家的方向跑去,果然和他說的一樣只是轉了兩條街就到了,遠遠就看到了那邊有一大片宅子,黑乎乎的挺立在黑夜之中,有趣的是連一點光亮都沒有。

    “你住在這里?看著一片宅子的樣子,你也不是個普通的出身吧?”張貴好奇的問西門烈。

    西門烈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家以前也算是大戶,可是到了我這一代已經敗光了,就剩下這件祖宅,還被蒲壽庚看在眼里,實在不好意多說了。”
【網站地圖】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走势图
免费东北麻将 心悦麻将 山东老十一选五 湖北麻将有几种打法 蓝月亮王中王精选资料 宝博捕鱼官方下载app 山西十一选五 下周股市行情分析 辉煌棋牌下载地址 上海十一选五绝杀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走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 我爱玩山西麻将下载ios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3 富贵乐园农场是骗局嘛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查询今天